Velvet Goldmine
鲜衣怒马少年时 一日看遍长安花

NEW ENTRY

 NEX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NO. | CATEGORY:スポンサー広告 | CO:× | TB:× 】

2016.10.06 16:07 - Thu

当你不能够再拥有的时候 你唯一可以做的 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对不起 这不可能 我做不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NO.728 | CATEGORY: | CO:0 | TB:0 】

2016.10.05 18:38 - Wed

如果 时间仍旧停留在2009年的2月
那该有多好
如果 在2009年的3月 没有一时脑热做出那个决定
那该有多好
如果 这七年多 只是一场梦
那该有多好

一整个国庆假期
似乎流了一辈子的泪 悔了一辈子的恨
却仍旧只有陪了我七年多的
再次逐渐清晰起来的
为时已晚
这四个字

【 NO.726 | CATEGORY: | CO:0 | TB:× 】

2016.10.02 15:48 - Sun

从何说起呢。

第一次在你面前哭,第一次在你面前亲口说出我感觉到的所有不公平,却是在你为了那一件对你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而心烦意乱的时候。
是啊,是我傻,这样子的泪水可能根本不能让你心疼,只会引起你的厌烦吧。
为什么又一次变成了这样呢?
是因为切切实实感受到了马上就要失去你的恐惧。

所以这一次,我选择了主动。

没错,在刚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我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等待被审判的感觉。

如果好的话,我们继续?我怕你会再一次陷入思考。
如果不好的话,我们就结束?这似乎是必定的。

不论好坏,这一次,我感觉我躲不过了。

所以我害怕,我不想再被动地等待着被宣布结束,于是我在无法控制的绝望中,歇斯底里地想要一了百了。
在你冷漠地站在那里,不耐烦地说出一些话的时候,我再也没能控制住,绝望地把眼泪和控诉一同抛了出去,没有顾及你的情绪。
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走出几米,我想起了之前就想好的,如果说出了这番话,就删除所有联系方式的决定。
然后我拿出手机,把你的两个微信号都截了图之后,不利索地一一删除。
在删除之前,打了一句包含了千言万语的对不起发给你。
然后我在大雨中痛哭,哭声大到我无法控制,但也全都被雨声淹没了。

周围有两个人看着我,而此时的我感觉早就没有可以支撑自己站着的力气,只想丢掉雨伞,蹲在地上。
但是我忍住了,我回头看了你一眼,你在看手机,我想是不是她在催你回家,是不是你在联系工作。
算了,我已经把你删除了,我希望你不要给我发任何消息,不要发现。
我也希望你能够发现,然后过来追我。

可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边哭边走去了翔殷路地铁站。

等地铁的时候身后有一对男女,感情正盛,搂在一起,男的将女的按在墙上亲吻,他们就在我身后,透过地铁隔离门的玻璃,我被逼看得一清二楚。

脸上的眼泪还没有擦干,又有温热的再次流了下来。

车来了,他们来到我的身边,和我同一扇门上了车。

这个点的地铁很空,我找到空位坐下来,头靠着伞柄闭眼流泪,这样才好不让别人看到。

我已经记不得怎么到的家,也记不得怎么洗的澡,我只记得翻了抽屉,发现没有安眠药,然后上床,睁眼到了天亮。

五点开始,迷迷糊糊睡了两个多小时,早上起床一阵眩晕,胸口闷闷的。
开始正常通勤。

到了公司,慢慢醒过来,实在无法控制,去厕所坐了很久,直到哭不出眼泪,才勉强回了办公室。
想起微信没了,还有微博,还有QQ,于是上了微博,看到你的改了介绍,发了条新的豆瓣;上了QQ把你设置成了特别关心。

但有什么用呢……你一定……厌恶我了。

没有你的微信真是好寂寞啊,原本一直置顶的小熊猫1号机和小熊猫2号机都没有了,微信运动里特别关注的小熊猫2号机也没有了。
不对,这一切都不对,怎么能够没有你呢,不对啊。

于是把之前的朋友圈翻出来,幸好幸好,你的留言还在。
于是我尝试着加回来,居然真的就回来了,两个号都回来了。
那个时候我又在祈祷你并没有发现我把你删掉过的事实。
我忐忑不安,又心存侥幸。

然后微信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但我们的关系,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我尝试着给你的朋友圈留了言,你也回复了。
我又尝试着和你说话,你也回复了。

然后国庆假期开始了。
我的噩梦也开始了。

你语气疏离,不收红包,甚至叫我不要咄咄逼人,叫我不要再给你消息,你也不会再回复我。

我不知道接下来几天应该怎么度过,在我难过得无以复加的时候,我去翻了开心网,人人网,甚至还有fc2。
我把你的日记一篇篇看过来,照片一张张看过来。
我不得不发现,我在你的生命里其实也根本就没留下过什么痕迹,哪怕是你七年前的的日记里也只出现过一两次我的名字,在你那个叫做kuso的相册里,留了一张我拍的摩天轮。
但是有很多描述和她幸福生活的日记,我能很直观地感受到,那时的你,的确是幸福且愉悦的。
我也终于清楚地意识到,我们早在七年前就已经擦肩而过。
我们并非没有缘分,有的只是孽缘罢了。
看多了就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那时候让你那么幸福又有动力的人,并不是我,虽然我会将她替换成我进行一番幻想,但那毕竟不是我。
我留给你的只是挫败,连伤痛可能都算不上。
你对我也只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而已。
所谓的喜欢了最长时间的人,可能只是一种我弄不明白的学生情结罢了。

我想,大概之后我可以平静地面对你,在你说要结束的时候,我也能同样说出“恩,好的。”这样的话吧。

谢谢,给了我这三个月焦虑的美梦。

我存下了所有你的照片,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们这段长达十年的感情。

希望你还能继续喜欢我,有时会想起我,想起那些美妙和温馨的时刻,你都能会心一笑,然后把我继续藏在心里。

【 NO.727 | CATEGORY: | CO:0 | TB:0 】

睡前犯病

2013.03.07 00:41 - Thu

突然觉得很厌倦,以前觉得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辈子得不到自由是最大的不幸,如今连什么是自己喜欢的想要的都不知道。机械地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日子一天叠加一天,只为了叠加到最后一天再也叠不上去了才能解脱,那还不如趁早归去。。。我这个应该不叫中二吧。。。明天就卧轨算了

【 NO.724 | CATEGORY:過去 | CO:0 | TB:0 】

情人的歌

2013.03.06 20:29 - Wed

前些天我还在写自己极度想去北京生活工作的状态,今天机缘巧合下翻到了flickr上好几个关于Shanghai的小组,看着看着突然就感情翻涌,不知不觉眼眶都湿了。
然后随便问问自己你真的愿意离开这样的上海,到一个相对来说陌生许多的地方待着么?答案显而易见。

要说我对于北京的向往一直以来都是毫无缘由又好像有点蛛丝马迹可寻的。
是些什么蛛丝马迹呢?
比如说,帝都北京是个高干云集的地方,不说中南海,一二环内走一走指不定就能碰上一溜的高干子弟,有身份的人比没身份的人还多,单就那些个神神秘秘的氛围就能让好奇心窥探欲极端强烈的天蝎座挠墙,更别说高干们与生俱来似乎就高人一等的气场。
再比如说,帝都北京京片子满大街,说话不用打草稿,出口就是一串儿连心都不过,但往往又能特别准确地表述当下的真实情感,很多话让人觉得心窝子的犄角旮旯都被说到了,最关键的是,大多数时候,它都是好听的。
又比如说,帝都北京的旧大街老胡同生活习惯还有吃食等等等等,这些从古时绵延至今,带着陈旧神秘的气息穿越而来,然而站在这些老去的物事中的却是一批批的潮人,这种强烈的对比竟没有一丝一毫的违和感。
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构成我向往北京的理由。
特别是这些天在看香小陌的制服强强京味儿小黄文,让我对京片子又爱了一把,连带写东西竟然也都透着些京味儿。

其实我这人一直都是三分钟热度,坚持时间长不了,跟个孩子似的有了新鲜玩意儿就忘了上一个。但对于北京的热情似乎一直都弥漫着,散不了消不去。

只是今天我才察觉到,自己并不厌倦上海,而是习惯了上海。
去北京住一两年可以,一辈子就不行。
这就跟爱情一样,老婆总有变成亲人的一天,而情人就只能是情人,可以有爱,但一辈子都无法与之产生亲情,待新鲜感过了就要换人。

说起香小陌的小黄文,我好久没看文看得如此激情澎湃,甚至让我觉得我以后找对象最不济也得是个警察。。。这文得有多好看多跌宕!

很久不写这么多,个中滋味难以言述,废话什么的留待以后再说吧,今日到此。

▽ MORE

【 NO.723 | CATEGORY:過去 | CO:0 | TB:0 】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